如可赎兮,人百其身
三无作者,习惯性卡文,脑阔疼

【农药】主药鱼(校园文)(一)

(一)

“you have been slained”

冷静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,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抛物线一般的弧线,一个手机从床的一端被人随手抛出,无情的砸到书桌前某人的背上

“……”

在书桌前写论文的某鹊紧紧攥住笔,忍住回身打那个二逼鱼的冲动。

他想息事宁人,身后那个不省心的室友却贴了上来,浓重的鼻音混着温热的气息,喷洒在他的颈间。

“帮我打一把,就一把”

庄周把身体略微往前倾,自己捡起的手机往前递,似乎完全无视了那人电脑里才写了一半的论文。

扁鹊僵直着身体,在心里默念着不和傻子生气,慢慢转过身,一把抓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。

“啪”

还以为对方会和往常一般妥协,庄周理所当然的松手,一个不留神,两人都没抓住,手机直直掉在了地上。

手机里,已经从死亡状态复活的小人再一次精神饱满的站在泉水,回来补血的刘备无聊的围着他转圈,等血满了,立马抛弃他冲出了泉水。

扁鹊也不去看手机,只是盯着庄周,看的他那股子理直气壮瞬间败落下来。

沉默半晌,庄周从地上捡起手机,缩着脖子拱起被子回到自己的小角落。

“凶我……你的良心不会痛吗”

小声嘟囔着,某鱼抱住自己的小鲲,再一次指挥方向跟在了后羿身边。

由于临时掉线,两队经济差距过大,在团战中被对方韩跳跳直接带走两个,团灭之后被一波带走。

大大的失败在屏幕上亮起,庄周心疼的看着又一颗小星星离开自己。

他抬头看着还端坐在桌前安静打字的扁鹊,突然觉得十分郁闷,手机屏幕亮起,刚刚和他组队的隔壁宿舍的刘备发来消息,约他中午吃饭。

庄周习惯性的打上“好”,就要开口叫上扁鹊,可想到对方刚才冷淡的表情,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
[让他自己吃电脑吧,老子不伺候了]

庄周下床穿好鞋,突然起了一股坏心,他眯起一只眼睛,将自己的小鲲当做导弹,对着前面的人丢了过去。

那人被抱枕砸了一下,却也没回头,等小鲲掉在床边,终于慢吞吞伸出一只手,把抱枕抓起放在了自己腿上。

同一时刻,门口传来关门的声音,某只没良心的鱼已经走了。

扁鹊盯着泛着幽幽蓝光的电脑屏幕,等左下角字数终于满五千字,保存、署名、发送……一气呵成。

邮件发送成功了,他揉揉发酸的手指,戳戳无辜的小鲲,终于离开电脑桌。

“咚咚咚”

拉开门,一道懒散的身影靠在墙上,韩信眼睛朝宿舍里到处乱瞥,见就他一个人,不禁挑了挑眉。

“你家小媳妇呢?”

扁鹊无奈的耸耸肩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“闹别扭了吧”“看来你不行啊”

韩信挤眉弄眼的,对他露出一个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表情,被某鹊送了个大大的白眼。

一只手自来熟般的搂上扁鹊,韩跳跳从另一边窜过,站在他面前倒着走路,掰着手指给他传授“驯服傲娇小娇妻十八式”。

扁鹊净听他睁眼说瞎话,什么“霸道韩总式强制爱”,什么“适当的调戏小白白有助于促进感情”……

正值中午,校园里除了在食堂吃饭的,只有饭后散步的小情侣。整个林间小道里,一片静悄悄的。

但韩跳跳才不管其他人的用户体验,硬是打破了这片宁静。扁鹊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头又开始发疼,被烦的。

不知道还要忍受多久,早知道就不该叫这人出来吃饭。他看着即使反着走也依然穿梭自如的韩信,真希望自己带了瓶药出来,把他毒死算了。

“你听我说,我们家小白白,我说往东,他绝对不敢往西……”

韩信兴致勃勃的讲着对方并不想听的事,突然背上一阵凉意。

“呵”

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韩跳跳只看见一抹熟悉的白色,就被迫趴在了地上。

顺着白色靴子往上的,是一张张扬俊秀的脸,虽然此时带上了几分怒气,却显得疏离淡漠,让人不敢随意近身。

“我不敢往西?嗯?”

靴子上的力度加大,韩信突然感到不妙,突然想到早上狂跳的眼皮,他不自觉吞咽了一口,试图转头解释。

“媳妇我……”

“谁让你动了”

头才刚偏过一些,高处那人一句不冷不热的话又让他的脸再次贴在了地上。

如果主角是别人,早就围上了一堆人,速度快的,估计都开始往校园bbs上发帖了。可如今主角谁敢惹,一个青莲剑歌就能让你去陪躺地上那位。

扁鹊却好像没被这气场影响到,若无其事的蹲下身,看着好兄弟对自己使眼色,突然想到了他对自己说的话。

“这话痨是该管管了”

再次起身,扁鹊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丢在韩跳跳身上。

“老规矩,金疮药20,接骨100,手术300起步”

看着扁鹊往前走去,留下自己承受李白的怒火,韩跳跳欲哭无语。

“还是兄弟吗”

他的话心里嘀咕着,不自觉念了出来。扁鹊听见,再次停住。

“对了”

他转过身,笑容突然异常灿烂。

“本人最近研究了一款新药,能提升人的敏感度,当然,痛感也算一种”

一罐小药不知从哪个地方被掏出,扁鹊面带微笑交给李白,一句话从嘴角轻轻溜出。

“往死里打,他就是欠!”

据知情人士可靠消息,当天林间小道突然传来一声惨叫,一个貌似韩信的男子一手扶腰,畏缩着头,像是鹌鹑一样被一个白衣男子拎着耳朵,往宿舍楼的方向去了。

至于刚刚把兄弟两肋插刀的扁鹊,则一脸淡定的往食堂走去,继续找自己那条不省心的小鱼。

(待续)

评论(5)
热度(22)

© 般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