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可赎兮,人百其身
三无作者,习惯性卡文,脑阔疼

黑化原创短篇(完)

他站在厨房,安静的盯着桌上的刀,眼神渐渐冷了下来。

门后是另一个世界,一个幸福的假象。

制造死亡假象,逃离熟悉城市,到底……是为了什么?


1.

十年前,b市曾经出了一起轰动全省的儿童拐卖案,被救援出来的孩子都受了不同程度的精神折磨。

而他,接受了整整两年半的精神治疗,才开口对身边人说了第一句话。

在医院的那些日子,他总会梦到曾经被人鞭打、被人辱骂的画面,每当外人接触他身体,他都会抑制不住的,从心底升起一股颤栗。


2.

出院后的他很快就被父母送去了学校。

作为父母早就认定死亡的一个孩子,悲伤这种情绪,早就在等待的日子中被消磨殆尽了。

他的经历被...

【农药】主药鱼(校园文)(二下+三)(完结撒花)

全场八卦群众的目光集中在两人身上,屏住呼吸静候了几分钟,场中两人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。

不知道是谁先叹了一口气,围观群众们不约而同的放下手机,以一种“崽,爸爸对你们很失望”的眼神看着两人。

后知后觉的庄周明白自己是逃过一劫了,忍不住松了一口气,在大家注视的目光下拿回了自己的手。

手心里扁鹊呼出的湿热气息让他有些不自在,庄周打着哈哈往后推半步,试图从后面餐桌抽一张纸。

一切都那么自然。

庄周以警告的眼神看着扁鹊,反着手摸索着身后餐桌上的抽纸,意外却在此刻突然发生。

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,庄周一下子重心不稳往后倒去,眼看后脑勺就要触地,他赶紧抓住了面前唯一一根救命稻。

事情发生的太快,扁...

【农药】主药鱼(校园文)(二上)

(二上)

庄周气鼓鼓的戳着盘子里的鸡块,脑中又浮现出电脑桌前那个身影。

不知道那个笨蛋吃了没有……

刘备看庄周又开始走神,为了可爱的鸡块不受折磨,他只好委屈自己,并且迅速伸出叉子,眼中充满了对肉的渴望。

突然一个冰冷的眼神扫来,刘备莫名觉得虎躯一震,抬眼瞥见扁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过来,而庄周却丝毫没有察觉他身后的人。

若有若无的药味传来,似乎是回想到什么不好的经历,刘备打了个寒战,身体不自觉僵硬了起来,打着哈哈默默收回叉子。

刚才走进食堂的扁鹊,一下子就发现了发色明显的某鱼,并且目睹了一出案发现场,立刻大步走过去,成功用气场镇压了下来。

“笨蛋,笨蛋……”

庄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...

【农药】主药鱼(校园文)(一)

(一)

“you have been slained”

冷静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,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抛物线一般的弧线,一个手机从床的一端被人随手抛出,无情的砸到书桌前某人的背上

“……”

在书桌前写论文的某鹊紧紧攥住笔,忍住回身打那个二逼鱼的冲动。

他想息事宁人,身后那个不省心的室友却贴了上来,浓重的鼻音混着温热的气息,喷洒在他的颈间。

“帮我打一把,就一把”

庄周把身体略微往前倾,自己捡起的手机往前递,似乎完全无视了那人电脑里才写了一半的论文。

扁鹊僵直着身体,在心里默念着不和傻子生气,慢慢转过身,一把抓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。

“啪”

还以为对方会和往常一般妥协,庄周理所当然的...

© 般尧 | Powered by LOFTER